我们红塔

新闻专题

社会责任

红塔文化

新闻专题

2018年国际烟草那些值得关注的事儿

2019年已然到来。回首2018,从这个星球上发生的有据可查的数百条英语写就的涉烟新闻中,遴选闪烁着价值光芒的信息,一条条梳理,一个个剖析,有愤懑,也有释怀;有感慨,更有惊喜;有叹息,也有诧异;有担忧,更有期冀。今天,让我们聚焦2018年国际烟草发生的那些值得关注的事儿,尝试在新闻的一鳞半爪中,给问题以答案,给世界以真实。

奥地利取消酒吧和餐馆吸烟禁令

据路透社报道,2018年3月奥地利议会下院投票决定,取消即将生效的酒吧和餐馆吸烟禁令。按照规定,奥地利大型餐馆需提供独立的吸烟区和非吸烟区,但这些规定并未被严格执行,如果业主同意顾客在场所内吸烟,较小的餐厅不需要有单独吸烟区。

奥地利保守派执政联盟和极右翼自由党支持吸烟自由。后者要求把废除即将生效的酒吧和餐馆吸烟禁令写入了3个月前发起的联盟协议。该党党主席称:“这个解决方案非常棒,符合非吸烟者、吸烟者和餐馆老板的利益。该方案既保障了自由选择权,也保护了餐馆,尤其是小餐馆的存在,保住了成千上万的工作岗位。”

点评:有人说,奥地利此举是在开历史的倒车。有人则说,这不过是对过激控烟政策的理性调整。前者是在懊恼理想化的全面禁烟胎死腹中;后者是在欢呼因过激导致的政策失效得到矫正。对于执政者而言,把政策定得极端而生猛,是种不用劳神费力的懒政;把政策定得兼顾各方恰到好处,则往往要背负更大的历史责任与更多的舆论品评。

意大利军舰走私大量卷烟被查

2018年9月,意大利内政部税务警察从一艘名为“卡普累拉”号的军舰上查出走私卷烟72箱,3600条。这艘军舰是一艘600吨级运输支援舰,在执行利比亚湾巡逻任务时曾停靠过利比亚港口。返回意大利后,海军水手们在将走私的非洲卷烟从军舰转移到一艘民船的过程中,被路过的税务警察发现,最终导致败露。

意大利同欧洲多数国家一样,对卷烟征收重税,一般市面上最便宜的卷烟也要5欧元(约合人民币40元),意大利海关和垄断局在2018年年初再次全面上调烟草税,每包卷烟涨价0.5欧元。

点评:像意大利这样的法治国家,出现用军舰走私卷烟,实在让人大跌眼镜。重税之下生暴利,虽军人且不能守纪,何况平民百姓?重税控烟,导致走私和假冒卷烟泛滥,例子比比皆是,数不胜数。然而,综览世界各国,纵观数十年来,激进的调整幅度大、频次多,理性的调整幅度小、频次少,却没有一个国家下调烟税:虽然在一些国家,提高烟税政府多拿的钱还不如走私分子多。果真是烟税不够重确实需要上调吗?恐怕不尽然。

美国烟叶因中美贸易争端受损

据8月份的《烟农通讯》报道,烟叶是涉及中美贸易争端的产品之一。2017年,北卡罗来纳州向中国出口了超过1.5亿美元的烟叶。2018年4月,中国被迫将美国烟叶的关税从10%提高到35%。此前,美国对所有“从中国进口的电子烟、烟弹、电池和类似设备”征收25%的关税。

北卡州农业委员史蒂夫·特克斯勒说,该州烟叶近年来的年出口额为1.563亿美元。北卡州农业局局长拉里·伍顿(Larry Wooten)则表示:“中国是我们最大的烟叶出口国……对于北卡州的农民来说,贸易战的影响是毁灭性的。”伍顿认为白宫不了解这些关税对烟农的影响。

点评:烟叶的专一用途导致其抗市场风险能力较差。烟草产业涉及农工商多个环节,业已形成较为稳定的全球供应链和生产分工。随着非洲和拉美国家烟草种植业的发展,烟叶虽然难以为其他作物所替代,但是烟叶生产国却是可以替代的,贸易争端对于烟叶供需格局的影响是深刻的。烟叶生产最怕的是不确定性。不知道从白宫的窗口能否看到,北卡州原本蔚蓝晴朗的天空已经愁云密布。

奥驰亚控股大麻生产企业巨头

2018年12月,《烟业通讯》披露,奥驰亚集团已经签署一项旨在收购克洛诺斯集团(Cronos Group)新发行股票的协议。克洛诺斯集团是一家总部在加拿大多伦多的全球性的大麻生产企业。据估计,为完成收购,奥驰亚将斥资18亿美元。作为协议的一部分,收购结束时,奥驰亚可以获得4位董事的提名权,包括一位独立董事。届时,奥驰亚将持有该公司大约55%的股份。

奥驰亚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霍华德·威拉德(Howard Willard)说,对克洛诺斯的投资将为奥驰亚的发展带来新的机会;大麻产业与卷烟产业相近,未来十多年,大麻产品将获得迅速发展。

点评:叼在嘴上,点燃后会冒烟的不仅是卷烟和雪茄,大麻也可以。在加拿大许多省,大麻已经合法化,2018年4月含有大麻成分的卷烟也在意大利公开销售。国内有人憎恶烟草,斥之为“毒品”。如今,当大麻这种真正的入门级毒品在意大利和加拿大这样控烟一直走在前列的国家实现合法化时,不知他们会作何感想?

日本烟草加快全球扩张步伐

据外媒报道,2018年9月26日,位于巴西南圣克鲁斯占地10000平方米的日烟国际南美卷烟厂投产。这家工厂生产专门在巴西销售的骆驼和云丝顿卷烟,以及专供巴西以外市场的LD卷烟。该厂的供应市场包括阿根廷、玻利维亚、智利、厄瓜多尔,并将逐步覆盖整个拉美市场。此前,日本烟草已就收购孟加拉国第二大烟草公司达成协议,并为此斥资14.76亿美元。2018年年初,日本收购了俄罗斯第四大烟草公司,花费16亿美元。

点评:业界对于日本烟草和帝国品牌拉郎配多年,都认为两者结合足可超越英美烟草和菲莫国际,成为最大的跨国烟草企业。怎奈,日本烟草虽然胸怀“大”志,但似乎对通过豪门婚姻问鼎第一并不是很感冒,它一直在“闲敲棋子落灯花”。但不知不觉,近两年,它已在非洲的埃塞俄比亚、在拉美的巴西、在南亚的孟加拉国、在俄罗斯吃掉不少排名前列的本土烟草企业。分析来看,这些国家均为人口过亿的地区大国,且多为新兴市场国家,而且烟草消费都处于增长阶段。看来,他们是在不动声色地下一盘大棋。

消除烟草制品非法贸易议定书施行

2018年9月,世界卫生组织消除烟草制品非法贸易议定书在获得40个缔约方批准生效后正式实施。这一协议旨在建立国际跟踪和追溯系统,以阻止烟草产品走私和仿冒。该协议要求机构、供货方和烟草生产商登记注册。生产商必须对客户进行审查,确保客户不与犯罪组织有联系。缔约方必须在5年内建立国家、地区和国际层面的跟踪和追溯系统。

点评:任何公约的达成,都是求取最大公约数的过程,都离不开折中与妥协。这是世卫组织在《烟草控制框架公约》框架下谈判达成的第一个议定书。它的顺利达成和实施恰恰不是它采取了多么严苛的控烟措施,而是因为它兼顾了政府、烟草企业、消费者,甚至反烟团体等多方利益,既有利于政府烟税颗粒归仓,保护烟草企业的知识产权,又能确保消费者获得品质有保障的产品,还有助于实现反烟团体消除烟草易接触性的初衷,是一个体现了合作共赢精神的条约。这一条约所体现出的求同存异原则,对于一国之内的控烟大有借鉴。

德国各方就户外烟草广告激辩

2018年10月,德国联邦政府药品专员玛勒内·莫特勒尔(Marlene Mortler)以及一个请愿团体呼吁德国政府禁止户外烟草广告。尽管欧盟许多国家都禁止户外烟草广告,但德国并未加入这一行列。统计数据显示,自2013年以来,德国吸烟人口数量下降了30%,与欧盟其他国家基本保持一致。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得力干将基民盟原国会领袖沃克·考德尔(Volker Kauder)反对此类立法,现任德国卫生部长也不支持莫特勒尔的努力。据统计,德国现行烟草税率为75%,每年政府可获得144亿欧元的烟草税收。德国烟草行业称,禁止烟草户外广告将会最终导致出台酒水和其他更多产品的广告禁令,侵害商业自由。

点评:德国为何不禁户外烟草广告?反烟人士抱怨说,是因为烟草业善于对政府游说。也有人说,是因为烟草税收丰厚。其实,对于建立在多元主义、自由主义基石上的西方民主来说,游说本来就是民主的一种实现形式。而作为一项社会公共治理,在控烟的过程中考虑经济影响并无可厚非,更何况从吸烟人口下降幅度看,德国控烟虽不走极端,效果却并不比别国差。或许,饱受过法西斯之苦的德国人不怕反烟人士强行掐灭他手中的烟卷,而是担心掐灭烟卷不受阻止,接下来被夺走的将会是他手中的啤酒杯吧。

联一国际更名为毕克苏斯国际公司

2018年8月16日,联一国际公司宣布公司股东同意将公司名称改为“毕克苏斯国际公司”(Pyxus International,Inc.)。该公司自2018年9月正式启用该名称,但仍用“联一”作为自己的烟叶业务品牌。联一国际是一家有着近150年发展历史的公司。2018年年初,联一国际宣布将积极寻求新的业务线,关注带有附加值或需要进行深加工处理的农产品。8月初,其旗下两家子公司获加拿大政府批准从事大麻业务。此外,联一国际还与帝国品牌公司旗下的Fontem Ventures公司合作推出了一条专门的液态烟碱生产线。

点评: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与菲莫改名为奥驰亚、帝国烟草改名为帝国品牌以淡化烟草味不同,联一国际改名是因为其业务内容早已经不局限于单纯的烟草贸易,已经扩大至液态烟碱和大麻等非烟叶业务。随着烟草产业链的整合重组,作为链接烟农和烟企的中间商,联一国际面临的转型压力不小:一方面,越来越多的烟企直接与烟农签订种植收购合同;另一方面,新型烟草制品发展快、势头猛,影响了股东对其传统烟草业务的信心和预期。在这种情况下更名,既体现了其近年来丰富业务组合,向多元化业务转型取得了阶段性成果,也展示出其坚定发展多元化业务的决心和信心。果不其然,更名后,其股票连日大涨。

美国疾控中心主任因涉烟离职

2018年1月31日,2017年7月走马上任的美国疾控中心主任布伦达·菲茨杰拉德离职。据报道,其离职原因系媒体爆出2017年8月其投资顾问为她购入了不到15000美元的日本烟草株式会社的股票,尽管她就职后积极表态将“继续采用被证明有效的策略来帮助烟民戒烟,让儿童远离烟草产品”,尽管同事坚信布伦达对投资经理购买日本烟草股票一事并不知情,最终她还是不得不黯然离职。

点评:因为买了日本烟草公开发行的股票,而丢了美国联邦政府的公职,这个逻辑似乎有点绕。虽然调查机构确认购买烟草股票是其投资经理所为,而且获悉此事后她主动出售了这些股票,但在控烟极端化、理想化思潮长期裹挟公众、挟持舆论的局面下,布伦达显然知道再多的辩解都是苍白的,再多的挣扎都是无力的,她无力改变外界对她的抨击和指责,她选择以最体面的方式离开:主动辞职。聚光灯下,她转身离开,留在她身后的,有如愿以偿,有得意洋洋,但角落处还传来一声叹息。

英国禁烟场所向监狱延伸

2018年6月,英国司法部长罗里·斯图尔特(Rory Stewart)发推特表示:“很高兴地确认,我们已经全部实现了无烟监狱。”他戏剧性地宣布,如果10座问题最严重的监狱里犯人滥用药物和袭击事件不下降,他将主动辞职。8月中旬,英国烟民组织“森林”的负责人西蒙·克拉克(Simon Clark)对此发表批评:监狱中犯人自我伤害和袭击事件频发创了纪录,非法药品滥用十分普遍,这些政府都不问,却坚持狱中禁止合法的烟草,让人难以理解。“允许犯人吸烟或许能够帮助斯图尔特解决那些比吸烟更为严重的问题。”他对斯图尔特提出挑战:在10座存在严重问题的监狱中随机挑选5个指定吸烟区,通过对比试验来验证设立吸烟区是否有益于监狱管理。对此,斯图尔特未做回应。

点评:剥夺犯人吸烟的权利不知道算不算在法院判决后监狱管理者又私自加重入狱服刑者的刑罚?斯图尔特禁烟无效果就辞职的声明,听起来慷慨激昂,其实实在是一本万利,左右逢源:有效果,说明他有先见之明,施政有方;无效果,说明他是禁烟斗士,大义凛然。事实上,在监狱禁烟并不是斯图尔特先生的创举,早在2015年,澳大利亚昆士兰就实施过,但结果很不尽如人意。科学界承认的一个事实是:尼古丁,具有镇静作用。含有尼古丁的烟草制品,可以缓解犯人情绪,减少狱中暴力事件的发生。这或许是斯图尔特不敢接受克拉克公开挑战的原因吧。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