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红塔

新闻专题

社会责任

红塔文化

红塔文化

“红塔山”从曲折到今天

人生很漫长,有顺意的时候也有遭遇逆境的时候,大起大落,但关键的就只有几步。作为一个企业也一样,市场就是晴雨表、就是温度计,市场任何的细微变化都将对企业产生超乎想象的“蝴蝶效应”。

1997 年发生了许多事,南巡讲话托起中国强国梦的一代伟人走了,香港回归了,中俄东段国界勘界工作全部完成了,三峡水利枢纽工程实现大江截流,飞人柯受良驾驶汽车成功飞越黄河,亚洲金融风暴从泰国爆发并迅速蔓延,NBA 球星蒂姆· 邓肯成为当年选秀状元。

作为70 后的一代,我对“红塔山”并不陌生,还在上中学时,我们一群男生已经背着家长和老师开始偷偷吸烟了,当然,由于青春作怪,我们并不躲着女同学吸烟,相反把在女同学面前吞云吐雾作为一种炫耀,在我们当时的思想里,把会吸烟与成年划上了等号,年轻的我们在香烟缭绕中渴望长大、渴望成熟,渴望像大人们那样逍遥自在。我们甚至把通过鼻子将烟雾喷出来视为一种特殊的技能,于是香烟成为了陪伴我们青涩岁月时光的一种嗜好,只是这种嗜好在当时也属于一种奢侈的享受。对80 年代和90 年代中国的大多数家庭而言,经济状况都多多少少有些窘迫,人们大多数抽的都是经济实惠的牌子,通常两三块钱一包的那种,很少有人抽得起三块以上一包的香烟。作为学生的我们,更是不可能挑剔香烟的好坏,我们手中有限的零花钱让我们没有挑挑拣拣的机会。作为中国老牌卷烟的“ 红塔山”当时在我们心里是奢侈品中的奢侈品,是机关干部或有身份的人才抽得起的牌子。

1997 年,我刚从学校毕业参加工作两年,中国的大部分家庭都有这样一个不成文的观念,即孩子只要工作后父母就认为他找到了自己的饭碗,管教方面就超前地宽松,成家立业成为了一种约定俗成的中国模式。当然,在吸烟方面,我也一样,家里并没有刻意的反对。虽然工作了,有了经济来源,但由于“红塔山”属于高档卷烟的认识固化在我的心里,我除非要办事才会买来充门面。1997 年值得记忆的事情太多太多,但十多年前的我,并不知道对“红塔山”品牌卷烟而言,1997 年成为了一个分水岭,分水岭的一边是1996 年销量创造历史高峰的89 万箱,另一边是“红塔山”开始出现连续下滑。上个世纪90 年代初,除了上海生产的“中华”牌卷烟外,“红塔山”几乎囊括了全国高档烟市场。“红塔山”销量的下滑,有多种原因和因素,这是后来我才知晓的。在当时的记忆里,“红塔山”一方面难买到,一方面吸味似乎发生了变化,给人一种不调和的感受,再加上市场销售价位的影响,“红塔山”一度从“抢手货”成了“滞销产品”。

“红塔山”销量的不景气,有行业的客观因素也有产品本身的原因。就客观原因来说,假烟泛滥无疑是一个原因。当然,当时地方保护主义盛行也是造成“红塔山”滞销的另外一个沟壑 。

说到假烟泛滥和地方保护,我虽然没有在专卖和销售部门工作过,但作为新闻记者我是有切身体会的。那时,我经常被临时安排参加专卖打假的采访任务,我经历的多次采访都能让人刻骨铭心,因为在采访过程中,我经历了堵卡过程中假烟贩子驾车故意冲撞专卖执法车辆的事件,经历了制假份子押送途中打翻执法人员逃跑的事件,在这些事件中,我还见证了在搜查过程中发现枪支,墙上用红油漆写有“ 不听话就杀”等用于威胁雇用工人的词语这样一些事实。地方保护的危害对云南而言尤为显著,云南本身就是烟草王国,无论烟叶原料还是卷烟产品,处处遭遇封堵,“红塔山”自然而然也没能逃过这样的劫难。

但是,事物的发展都有其双重性,导致最终结果的既有客观因素也有主观因素,而就其因素分析,内因和外因都是制约或推动事物发展的关键。“红塔山”的滞销也有来自红塔集团自身的原因。人都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太过辉煌后自信就会盲目膨胀,对自己的要求就会松懈。历史上西楚霸王项羽力能举鼎,自以为没有他举不起来的东西,有人就对他说,霸王你真厉害,力气真大,你既然有这么大的力气,你能举起你自己来吗?试问,一个人能举起自己吗?《三国演义》中的吕布武功天下第一,在被曹操率兵围住后,谋士陈宫和一些大将一再献计突围,结果吕布却甩给他们一句“俺有赤兔马,方天戟,我怕谁来”给打发了,结果命丧白门楼。由此可见,信心的过度膨胀是能冲昏一个人的头脑的,我们常常把企业比成一个人,企业和人一样,“红塔山”多年销售的顺畅使红塔人在一段时期之内沉浸在“皇帝的女儿不愁嫁”的传奇中,以致于没能及时有效地应对市场悄然发生的变化,从而受到了市场的严厉惩罚。但人又有一个巨大的优点,那就是能从失败和挫折中总结教训,从而得到重生。

对于“重生”这个字眼,看似简单做起来却并不容易,尤其对于一个生产企业来说更是如此。一个产品能在市场立足并得到老百姓的喜爱是难得的,但老百姓不会因为对产品的留念而委屈自己,委屈自己的腰包。就像因为受三聚氰胺影响的“三鹿”奶粉,就是现在全部更换人员,重新严格检测,大投入宣传都不可能再赢得市场。

“重生”?谈何容易,除非出现奇迹!然而,中国是一个从来不乏奇迹的国家,外国人几百年来一直用“神秘”一词来形容中国。对于“红塔山”而言,“神秘”这个词同样适用,在历经一段曲折后,红塔人痛定思痛,经过一系列的措施后,红塔于2005 年底,低调推出“红塔山(经典1956)”。品牌的合理定位和成功转型,使丧失了的市场以惊人的速度得到了回归,“红塔山”品牌的信誉度和美誉度在消费者中又重新赢得了口碑。

“红塔山”“重生”了,奇迹再一次眷顾了“红塔山”。

红塔人终于在“红塔山(经典1956)”上找准了市场定位,这次“重生”使红塔人学到了太多太多,感悟到了太多太多。奇迹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而是在红塔人手中诞生的,红塔人再一次在激烈的竞争中,用自己的双手缔造出了“ 红塔山”品牌的复兴传奇!没有经历风雨,怎么见到彩虹。自1958年第一包“红塔山”带着红塔人的期望问世以来,风风雨雨的半个多世纪,“红塔山” 不断演绎着传奇的神话。继“红塔山(经典1956)”后,红塔集团又先后推出“红塔山(新势力)”、“红塔山(人为峰)”、“红塔山(经典100)”、“红塔山(大经典)”、“红塔山(经典150)”、“红塔山(国际100)”、“红塔山(恭贺新禧)”等系列卷烟新品,并以其优质的品质、新颖前沿的设计和清香醇和的吸味特点,很快得到了消费者的青睐。2010 年,“红塔山”274 万箱的产销量再创历史新高。作为红塔的一份子,我现在也能抽上“红塔山”了,不再像学生时代或者刚参加工作那会儿的消费了,我身边的许许多多人如今都像我一样,那样真实地感受到了“红塔山”带给我们的那份亲切感。

今天的“红塔山”无疑成为了中式卷烟的标志性品牌,红塔也成为了中国烟草当之无愧的领军企业。中央电视台曾经播放过一段广告,其中有一句广告语,“高度,决定视野。”红塔努力打造世界领先品牌的发展战略目标一经提出,烟草行业已经敏感地认识到,“红塔山”品牌已经不满足于“ 中国经典”而把目光锁定到了“ 世界领先”的高度。

是啊,在什么样的高度就会看到什么样的风景,今天的红塔正按照行业“卷烟上水平”的总体要求和“532”、“461”品牌发展战略,以“等不起的紧迫感、慢不得的危机感、坐不住的责任感”,正视挑战和机遇,超前思维,科学谋划,把近期品牌发展目标锁定为2015 年,实现“51518”发展目标——“红塔山”品牌年销量500 万箱,“玉溪”品牌年销量150 万箱;“红塔山”品牌商业批发销售收入1000 亿元,“玉溪”品牌商业批发销售收入800 亿元。远期品牌发展目标锁定为使“红塔山”成为行业参与国际竞争的代表品牌,努力把“红塔山”打造成为世界领先品牌。

有一种经历,让人刻骨铭心;有一种记忆,要被永远珍藏。红塔历经了创业和辉煌,历经了曲折和涅槃,2011 年,“十一五”圆满收官,“十二五”顺利开局。面对时代的发展,面对新的机遇和挑战,在未来的日子里,我相信,历尽风雨洗礼的红塔一定能够在发展路途中,迈出更加坚实的脚步,创造更加辉煌的业绩。这真是,“苦耕春前片片土,笑纳秋后粒粒珠”。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