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红塔

新闻专题

社会责任

红塔文化

红塔文化

  • 争做设备“守护神”
    “屡败屡战,相信自己,终会成功”,这是陈正荣8 年间参加各种技能竞赛后暗暗给自己树立的人生格言。正是凭着这样的信念,他没有气馁,没有放弃,最终实现了自己的梦想。
    在第十届全国烟草行业职业技能竞赛暨“双喜杯”第四届烟机设备维修职业技能竞赛中,红塔集团昭通卷烟厂卷包车间职工陈正荣喜获包装设备ZB45 机型第一名,荣获“全国烟草技术能手”称号,又被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授予“全国技术能手”荣誉称号。随着这份喜报,陈正荣的名字再一次在昭通卷烟厂传开了,这既是陈正荣个人的荣誉,也是云南中烟和红塔集团的荣誉。
    “屡败屡战,相信自己,终会成功”,这是陈正荣在2004 年以后的8 年间参加各种技能竞赛后暗暗给自己树立的人生格言。正是凭着这样的信念,面对一次次竞赛场上与冠军擦身而过的失落,他没有气馁,没有放弃,没有一蹶不振,而是鼓起更大的勇气,坚持不懈,百折不饶,努力拼搏,最终实现了自己的梦想。
    一滴水折射出一个太阳
    无数的人生哲理告诉我们,不经历风雨就无缘彩虹,任何收获都需要艰辛的付出。陈正荣,这个进入不惑之年的乌蒙汉子,自1989 年参加工作以来,在烟草岗位上默默耕耘了23 个春秋。在这23 年里,无论是在包装操作岗位还是在设备维修岗位,他始终兢兢业业、一丝不苟,出色地履行着自己的岗位职责。
    提起陈正荣,熟悉他的人都说他是个有一股子拼劲的人。1996 年,在操作岗位上已经成为一名出类拔萃的操作工的他,并不满足于只会操作好设备,他更希望成为一名维护设备,真正掌握设备知识的设备“守护神”。自从这个念头在他脑海中浮现后,他就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花在设备知识的理论和实践中,在当好操作工的同时,学习维修知识成为了他的最大爱好。他知道自己知识结构不高,要想实现自己的理想就必须比别人付出更多,他相信勤能补拙,只要自己肯努力,没有爬不了的坡,没有跨不过的坎。
    积沙成塔,滴水穿石,通过自身的不懈努力,陈正荣一点一滴地沉淀积累起了一身过硬的维修技能。多年来,在不断掌握包装机机械传动原理和维修装配知识的同时,他还自学了《自动化控制》、《电器原理》、《机械制图》、《材料力学》、《金属工艺要求》等学科知识。
    谈起这次竞赛的感受,陈正荣说他取得这样的成绩得益于国家局重视技能人才建设的平台,也得益于云南中烟和红塔集团以及同事们给予的支持。他说多年的设备维修生涯和多次参加各种技能竞赛的经历,陪伴着他一步步迈过了挡在自己面前的沟壑,成就了他的一次次提升和飞跃。
    做任何工作都要拼尽全力,在人生的长跑中,要跑就要跑第一。作为一名车间维修工,保障设备正常运行,满足设备适应生产的需要,陈正荣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和汗水。除了刻苦钻研专业知识外,他还注重工作中的实践,提前上班推后下班成了他多年养成的职业习惯,为了维护好设备,他不知道放弃了多少休息时间。
    2008 年7 月的一个星期天,他被选派参加当年的“三红杯”烟机设备维修职业技能竞赛理论和实作培训,根据安排,从昭通出发时间是早上9 点30 分,可是一向都会提前到达集合地点的陈正荣直到出发时间到了,才满头大汗急匆匆地赶来。在同事们满腹疑惑地注视下,手里还拎着油迹斑斑工作服的他不好意思地向大家作了解释,原来是车间 GDX2 三号机设备六轮有点局部渗油,为了不影响设备的正常生产,他抓紧设备停机的机会,自己用了两个小时的时间把问题处理好后,来不及把工作服放回家就直奔集合地点来了。
    一件普普通通的小事折射出的是陈正荣立足岗位、乐于奉献的高尚职业操守,像这样的“小事”在陈正荣身上还有很多。有付出就有回报,由他担负的维修机台近年来年年创造产、质、耗第一的优异成绩。
    用成绩书写奋斗路上动人华章
    翻阅陈正荣在烟草岗位上所取得的成绩,从中不难看到他是怎样一步一个脚印走出了一段不平凡的道路的。自从进入昭通卷烟厂,他便把自己的人生与烟草紧密连在了一起。在设备维修道路上一次又一次取得成功,一次又一次得到上级部门的嘉奖。自1993 年以来,陈正荣分别参加了云南中烟工业公司举办的“三红杯”第三届云南烟草工业系统烟机设备维修职业技能竞赛等各种级别的赛事,分别荣获“云南中烟工业公司技术能手”等不凡的成绩。
    虽然参加过无数的竞赛,但他始终在全国大赛上与冠军无缘。但陈正荣懂得,成功不是哪一个人的专利,百折不挠才是男人的真本色,生活往往借失败之手,迫使你一次次的探索和调整,然后才让你走向成功。
    陈正荣懂得失败不是终结,而是新的开始, 正是心藏这样的信念,面对过往,陈正荣总是微微一笑。人们不知道他是在暗暗聚集力量,就像一个拳击手正蓄势待发,在努力战胜自己的同时朝着更大的目标迈进,他的努力和等待最终给他带来了闪闪发光的冠军奖杯。对于第十届全国烟草行业职业技能竞赛暨“双喜杯”第四届烟机设备维修职业技能竞赛,面对来自行业18 家单位109 名高手的挑战,陈正荣没有慌乱,始终以平和快乐的心态面对。
    采访中我了解到,为了备战这次竞赛,他从2012 年4 月2 号到11 月6 号,在教练李一民的陪伴下,都在集中精力学习理论知识和实操,几乎没有回过家。他在日常训练中一直在关注细节,从场地到工作台要走几步,辅料怎么摆放更节约时间,就连做一个动作需要多少分钟,能不能在遵守竞赛规则的同时更快更标准地完成动作他都进行了反复的琢磨,甚至做梦都会梦到竞赛的场景。
    在强大的竞争对手面前,心态也是决定成败的关键因素。陈正荣的优点在于一是已经经历过多次竞赛的磨练,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二是平时已经刻苦在前,各种流程都已经成竹在胸;三是能够调整自己的心态,以一颗平和快乐的心去面对挑战。他说,在竞赛前几天,他都没有像其他选手那样去练了,都在散步。我好奇地问他,难道你内心不慌吗?他笑笑说,不仅竞赛前不慌,就是在竞赛当天身处竞赛现场他也没有一丝慌乱。
    在当天的竞赛中,为了避免汗水滴到眼镜片上影响竞赛,陈正荣特意戴了个头套,人一下子精神了许多。面对所获得的荣誉,陈正荣说这不是成绩,而是激励自己更加刻苦工作的力量源泉。
    日常生活中,陈正荣这个人烟酒不沾,爱好唱怀旧老歌;在烟草设备维修岗位上,他以用心做事、低调做人的人生价值观和我奉献我快乐的工作态度勉励自己,用一贯勤勤恳恳的工作作风,不以所得成绩而自满,用更加兢兢业业的工作践行着自己做设备“守护神”的誓言,也用骄人的成绩书写了自己在奋斗路上的动人华章。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让我们以陈正荣为榜样,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尽心尽责,为烟草事业的发展做出我们每一个烟草人微弱的贡献。
    “屡败屡战,相信自己,终会成功”,这是陈正荣8 年间参加各...
  • 白族阿新的“白子情”
    做梦和圆梦,一字之差却有天壤之别。红塔集团大理卷烟厂普通职工何庆新,在完成本职工作的同时,通过不懈地努力,将自己自小以来的音乐梦想最终变成了现实。
    邓丽君的《月亮代表我的心》、《甜蜜蜜》、《酒醉的探戈》,东方小夜曲《小河淌水》、民歌《敖包相会》,这些你随口就能唱上两句的经典歌曲,也许你听过国语版的,或者你听过粤语版的,但用白族语演唱的这些早已耳熟能详的歌曲你却未必听过,用爵士乐伴奏、白语演唱的《吻别》就更没听过了吧?这就是阿新首创的首张现代经典歌曲白语版专辑《白子情》给你带来的另一场音乐盛宴。
    给自己一个梦
    一个人有一个梦,有的人将梦变为了现实,而有的人一辈子,梦依旧还是个梦。阿新是一个有了梦,就一定要去圆梦的人。
    没有进过音乐学院的殿堂,父辈中没有一个懂音乐,从小喜爱音乐、在大理这片土地上土生土长的白族人阿新,却有着一个音乐的梦想,那就是用流行音乐这种简单明了、容易让人接受的方式让白族方言这门古老的语言得到传承!
    白族地区的人们喜欢在称呼前加上前缀“阿”作为爱称,阿新原名何庆新,是红塔集团大理卷烟厂的一名普通员工。对音乐,阿新从小就显示出一种特殊的喜爱和痴迷。还是小学生的他,每天最愉快的事就是背着小书包,哼着歌,蹦蹦跳跳地走在上学或放学的路上。作业做完了,唱歌就是他最大的乐趣。学校的文艺演出,领唱的角色自然也非他莫属。参加工作后,业余时间也几乎全部被唱歌所占据。沉醉在音乐中的阿新就这样在歌声的陪伴下一路走来。
    1984 年,在没有DVD、伴奏带、音响等学习唱歌所必需设备的情况下,阿新开始学习吉它弹唱,用吉它为自己伴奏。当时大理卷烟 厂有个艺术团,阿新的唱歌天赋在艺术团得到了发挥。艺术团没有贝司手,阿新又学起了贝司。阿新的演唱渐渐被周围的人们所认可,工作之余,当地的多支乐队邀请他去担任吉它手、贝司手、主持和主唱,业余时间他自己也先后组织过三支乐队。就是这些小小的音乐经历,却点燃了阿新一个大大的梦想。
    歌越唱越好,阿新也有了自己的歌迷。有朋友说:“阿新,你的歌唱得这么好,可以出张个人专辑啊!”一句话让醉心唱歌的阿新心动了。是啊,能出张自己的专辑那该是件多么美好的事!行事从来不拘一格的阿新不想步别人的后尘,平平淡淡地翻唱几首别人的老歌,但要唱什么样的歌才能更好地体现自己的特长和个性呢?在明星、职业歌手如云的时代,一个在不起眼的小乐队里唱唱歌、弹弹琴的业余歌手,一个在企业普通岗位上的普通职员,就凭着自己的一点爱好和一点小小的天赋,还想出张与众不同的专辑,这不是痴人说梦吗!阿新却毫不理会这一切,他为寻找专辑的亮点苦苦思索。那时,人们很喜欢听港台歌曲,不会说粤语的阿新毫不费力就学会了用流利的粤语来演唱流行歌曲。粤语的流行让阿新突然有了个大胆的想法:“我不会说粤语,却会唱粤语歌,如果用白语来唱大家喜欢的流行歌,那我们白族的语言不也能像粤语那样流传开吗?”有着悠久文化历史的白族,在漫长的进程中,文字失传,只有语言被保留下来,但这门古老的语言也逐渐面临失传的危险。很多白族人已经不再说自己的母语,有的甚至从来就不会说白语,更不用说教下一代说白语。阿新的儿子就是个不会说白语的白族的后代。“白族有很多优秀而灿烂的文化,很多专家学者甚至‘老外’都在研究我们的白族文化,我生在大理,长在大理,是个土生土长的白族,我为什么不能为宣传大理,传承白族文化做点事呢?”“用白语唱流行歌曲,让白族文化得到传承!”阿新为自己的专辑找到了突破口。
    给梦插上飞翔的翅膀
    圆梦和做梦,一字之差却有天壤之别。白族调、大本曲,用白语演唱的白族民歌很多,但听得懂的人少,唱的人就更少,就是在大理地区也很难广泛流传开。也曾经有人想过用白语演唱流行歌,但却从未有人去真正实践过。2003 年,有了梦的阿新,为圆梦走出了第一步,邓丽君《酒醉的探戈》是首深受大家喜爱的经典歌曲,翻译演唱这首歌就是阿新的第一个目标。
    千年古镇喜洲是白族的聚居地,保留着较为纯正的白族文化,阿新就出生在这个白族小镇。虽然从小就说白语,但要把中文歌词用白语唱出来却不是件容易的事。一个字的中文,白语可能要说两个或者是三个字,直译和意译都有很大的差别,加之不同地区的白族,语言的表达方式也不相同,这些都为阿新的翻译工作带来了很大的困难。阿新带着他翻译的歌回到喜洲镇,回到这个他从小生活的地方。阿新把不同年龄层的父老乡亲们邀约在了一起,大家围着篝火,喝着酒听着阿新给他们唱熟悉而又新鲜的歌。阿新用国语和白语一遍又一遍地演唱,然后一个词一个词、一个句子一个句子地征求大家的意见,直到大家都认为这个字这个句子翻译得很恰当了才初步确定下来。这是个复杂而艰难的过程,但阿新却认为围着篝火唱歌非常快乐和享受。不是学者的阿新却有着学者严谨治学的态度,得到父老乡亲的认可后,他又请来大理史志办的老师一同商讨,经过对歌词反反复复的字斟句酌,阿新用了一年的时间,终于完成了《酒醉的探戈》的翻译。
    在之后的八年时间里,阿新将工作之余的所有精力都用在了翻译工作上。《爱在大理》、《大理看花》、《不要再来伤害我》、《爱你在心口难开》、《橄榄树》、《情人的眼泪》一首首脍炙人口的歌曲第一次被翻译成了白语,第一次被用白语演唱。
    2010 年,阿新用白语演唱的《爱在大理》、《大理看花》被收入了大理州委、市委宣传部主持拍摄的大型风光音乐电视“唱响大理MTV 经典珍藏版《天赐大理》”光碟。
    为圆梦而快乐着
    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在每一个圆梦者的路上都有着不一样的艰辛和坎坷,然而阿新在谈到自己走过的路时却说:“除了翻译,再没有什么能让我感到困惑和艰难的事。我用我的心在唱歌,把我全部的感情都倾注在歌曲中,我在享受一种过程,这个过程就是快乐,我为自己的梦想去努力,这也是快乐,而结果如何我没去多想,一切随缘。”“认认真真工作,快快乐乐生活!”这是阿新的生活信条。阿新是个踏踏实实埋头工作的人,也是个乐于助人热心肠的人,除了音乐,他还写得一手好字,烧得一手好菜,喜欢茶艺和收藏大理石画。
        “我从来不把悲伤留给自己,更不会把悲伤留给别人,我要把快乐给自己,也要把快乐带给别人!”阿新就是这样一个简单而快乐的人,他用自己的歌声、用自己的快乐,时时刻刻感染着身边的人。
    阿新想再出一张CD 和一张DVD。没有经纪人,没关系,阿新自己担任。没有前期的策划,没关系,阿新就是策划。没有足够的资金,阿新有朋友、歌迷还有企业的赞助,就连阿新八十多岁的老母亲也拿出几千元钱来支持他。自己设计脚本,自己设计服装、发型,自己安排拍摄外景时的食宿,后期制作中自己一个人一遍遍听一遍遍否定一遍遍重来。策划、白语翻译、主唱、导演、出品人全是阿新,阿新却没有感觉到身兼多职的苦和累。他的DVD 画面涉及大理州各个县的风景名胜,为了拍摄出特殊的效果,拍片时间选择在雨季,而这个时节通往县乡的很多道路都在施工中。一次去宾川的路上,由于下雨路途又颠簸,车子在半路抛锚,在等待救援的时间里,阿新拿出吉它为忧心忡忡的同伴唱起了歌,一首又一首,直到两个小时后救援车到来。在乘船去拍摄南诏风情岛下船时,阿新不小心摔倒了,右手小指被划开了一道又深又长的口子,露出了指骨,顿时鲜血如注。大家急忙把他送去附近的卫生所,阿新却不以为然,他一面举着鲜血直流的手指让护士缝合伤口,一面和她聊起了天,并现场用白语为护士唱起了《甜蜜蜜》,从未听过白语版《甜蜜蜜》的护士被阿新的歌声和幽默风趣的语言感染得笑个不停。阿新就这样在笑声中缝完了长长的六针。
    快乐的圆梦者阿新,他在快乐自己的同时,也一路播撒着快乐的种子。
    圆梦《白子情》 常怀感恩心
    2011 年2 月27 日,由云南音像出版社出版,大理州州长何金平担任总顾问,红塔集团大理卷烟厂厂长杨煜文、党委书记吕坚担任总策划的首张白语版现代经典歌曲《白子情》专辑首发式新闻发布会如期召开。发布会引起了大理电视台、大理日报等多家媒体的关注,并对阿新进行了专题采访报道。大理州、市领导,大理州音乐协会主席、秘书长评价阿新“业余爱好,专业精神,专业水平”“大理州音乐届人士没有做到的事,红塔集团大理卷烟厂的一名普通员工做到了”。专辑收集了阿新八年里翻译演唱的十二首白语版现代经典歌曲,同期制作的DVD 光碟还向观众展示了大理每个县独特的风景。而与一般个人的MTV 不同的是,在阿新的DVD 里很少看到阿新本人的镜头,展示的大多是风景如画的大理风光和大理悠久的历史文化。“我是大理人,生长在大理,传承白族文化,宣传大理是件很有意义的事。我的照片已经印在碟子的封面上,DVD 上有一两个镜头已经足够让人认识我了,要把更多的画面留下宣传大理。”
    阿新也是个时时知道感恩的人,他常说他的专辑不是他一个人的,是大家的。没有身边这些一直支持他的父老乡亲、朋友和亲人,没有企业的支持,就没有这张专辑;没有大理这片充满灵感的土地,也就没有阿新的专辑。生长在大理这片养育自己的土地上,他就要为大理尽自己的微薄之力。在阿新专辑的封面上有一个爱心的提示:“您购买一盘专辑就向洱海母亲湖捐献了5 元的爱心”。阿新已向洱海管理局申请,每卖出一张光碟就向洱海管理局捐赠5 元钱用于洱海母亲湖的保护与治理。
    传承白族文化、宣传美丽大理。情系大理的白族人阿新,用自己最普通的方式表达着自己对家乡的热爱和眷念之情。《白子情》,圆了一个普通白子人的梦。
     

     
    做梦和圆梦,一字之差却有天壤之别。红塔集团大理卷烟厂普通...
  • 平凡中传递正能量-...
    二十年来,飞光兴无论岗位怎样变化,他都能干一行爱一行,爱一行钻一行,钻一行精一行,以他好学、专注、无私奉献的秉性,向身边员工传递着一种红塔劳模所独有的正能量!
    清晨,一抹耀眼的阳光穿过透明的玻璃窗,直射进显得有点拥挤且噪音刺耳的空压机房。只见一位有点黝黑的脸膛上架着近视眼镜,个子不高但很精神,穿着整齐工装的师傅不停地穿梭忙碌在机房的一排排庞然大物之间。他一会儿蹲在一号空压机旁认真对照每个标识挂牌,一会儿来到二号空压机边仔细查看转子的运行参数,接着又转到三号机面前与准备维护的师傅们一起商量着最佳的实施方案……一个早上,他就这样专注地工作着、操劳着,似乎从来感觉不到机房的闷热与烦躁,他就是玉溪卷烟厂空压制冷作业区作业长、红塔集团劳动模范——飞光兴。
    1993 年的7 月,毕业于吉林省电气化高等专科学校——电气自动化专业的飞光兴进入了玉溪卷烟厂动力部配电作业区修理组。怀揣梦想的他立刻全身心投入工作,在领导和同事们的指导帮助下,努力把自己所学理论知识与工作实践紧密结合起来,迅速成长为一名技术娴熟的配电维修人员。
     进入动力部调试修理组后,经过一段时间的维修作业,闲不住的飞光兴盯上了一个让自己想要立刻解决的问题:原来他发现此时整个玉溪卷烟厂电气设备的调试工作都是由外协单位来完成的。他暗下决心,一定要改变这一被动局面。他开始废寝忘食,利用一切休息时间认真学习变压器设备、高压开关等电气设备与方向试验规程,积极参加继电保护、电能表校验培训,经过一系列的学习与实践,探索出了一套切实可行的调试方法,最终开创了玉溪卷烟厂自主完成电气调试的新里程。
     2002 年,他服从安排,到技术科担任电气设备点检员,在新的岗位上,他以更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为能在点检中准确查出设备的故障隐患,采取有效的预知维修,他利用业余时间系统学习了现代设备管理知识、设备的状态监测及故障诊断技术等理论,并通过不断实践总结,最后成功将配电设备的安全隐患一次次扼杀在了萌芽状态,让动力设备管理水平迈上了新的台阶。
     2003 年,对于飞光兴来说,又站在了人生的一个新起点上。通过全员竞争上岗,他走上了配电作业区作业长这一基层管理岗位,由一名技术人员转变成一位基层管理者,对于不善言辞的飞光兴来说,又是一种挑战。特别是面对近年来无功补偿电容器损坏严重及生产部门反馈的电气干扰一系列问题,要实现动力对卷烟生产“零影响”的供能目标,飞光兴深感自己任重而道远。面对考验,他作出了迎难而上的选择,首先以自己憨厚淳朴、不怕吃亏的人格魅力在作业区建立起了和谐互信的同事关系,在工作中将自己所掌握的理论知识及实践经验毫无保留地与同事们分享,并以此为契机全面提升维修人员的技能修养,经过不懈地历练,一支觉悟高、能力强的维修队伍打造成功。他带领着这支队伍进行了大量的设备技术攻关,仅2005 年创新创效成果就达14 项之多。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他清楚地认识到,只有做到设备管理的“零缺陷”和沟通上的“零距离”才能保证动力对卷烟生产“零影响”目标的实现。为了落实设备管理的“零缺陷”,他的团队群策群力,严格实施四项措施:一是制定“设备日常监护管理制度”,使设备日常监护细化到个人、专人来管,不留死角;二是实现设备定点挂牌管理;三是实现设备缺陷管理;四是对重点监控设备进行动态检测管理。同时,进一步完善了对开关出口信息的登记,确保了与用户的“零沟通”。在他的带领下,配电作业区通过一系列有效的管理措施,不管遇到多么复杂的情况,都做到了“零影响”完成供电任务。
    2009 年8 月,为响应企业大力打造“复合型基层管理人员”的号召,飞光兴再次挑战自我,欣然离开自己熟悉的环境,接受组织的安排,到空压制冷作业区担任作业长。面对陌生的工作平台,他不知疲劳,跑机房、串修理组、蹲值班点,坚持与作业区员工打成一片,几个月的调研,让他迅速取得了新同事的信任,并准确抓住了工作重点。
    转眼间四年过去了,在飞光兴的带领下,空压制冷作业区完成了对中水站污水处理工艺的改造,改进了空压机冷却水工艺流程;解决了办公区制冷站约克离心式制冷机运行过程中控制面板断电的问题;重新对全厂的管网、阀门、管道井进行了统一编号,现场管理工作也成为了车间的楷模。
    二十年来,飞光兴就是这样,无论岗位怎样变化,他都能干一行爱一行,爱一行钻一行,钻一行精一行,以他好学、专注、无私奉献的秉性,向身边员工传递着一种红塔劳模所独有的正能量!
     
    二十年来,飞光兴无论岗位怎样变化,他都能干一行爱一行,爱...
  • 胡剑的“剑境”
    胡剑是红塔集团玉溪卷烟厂生产二部卷烟修理组的一名修理工,从事进口卷烟机大中修、日常修理工作。他十年如一日地勤奋工作,爱岗敬业,锐意进取,积极开展设备技术创新和技术改造工作,在平凡的岗位上创造了多个行业第一,他参加的多项技术创新项目荣获红塔集团科技进步奖。 
     
    在2005年举行的“第二届云南烟草工业系统烟机设备维修职业技能竞赛”中,他凭借扎实的理论基础和出色的操作技能,荣获GD121机型第一名,荣获“云南烟草工业系统技术能手”称号,并由云南省中烟公司推荐申请授予“全国烟草工业系统技术能手”称号,同时还获得云南省“云岭优秀职工”称号,被授予“云南省五一劳动奖章”。

    胡剑从容应对技能竞赛
     
    胡剑独自走在标有“竞赛专用通道”的车间路面上时,一切都有些变形——熟悉的机台、熟悉的气味、熟悉的马达轰鸣,但与以往不同的是,现在自己正代表着红塔集团参加“第二届云南烟草工业系统烟机设备维修职业技能竞赛”。要知道,能走在这里的,已经是从基层筛选、理论考试、机械拆装等竞赛项目“过五关斩六将”层层淘汰脱颖而出的顶尖高手。
    全省几百号同行,现在只有20来号人杀入决赛——现场排故。
    考官是来自全国行业中最顶尖的高级考评员,胡剑向考官所在的方向看了看,考官们表情抽象、情绪冷峻。每个选手相互隔离,不能互相壮胆,胡剑脚下有些打漂。
    手中有剑 心中无剑
    比赛的第一步是绕机器一周先观察机器是否正常,据说高境界的老修理工可以看一眼或者听听声音就能基本判断出机器的故障所在。此时自己最熟悉的GD121静静地横卧在地上喘着粗气,狡猾地张大嘴巴嘲笑着胡剑,就是不让他看穿自己——胡剑看不出毛病出在哪里,胡剑慌了。
    恍惚间,胡剑倒是看见了一双眼睛在注视自己——那是母亲慈祥的眼睛。
    母亲是红塔集团的第一代工人,60年代的革命青年,意气风发、斗志昂扬,睡通铺、盖土房,手工卷烟,奋战通宵,敢叫日月换新天,硬是把一片荒山变成了亚洲最大的现代化卷烟厂,母亲的奖状也贴满了一墙。胡剑是红塔集团的第二代,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衣食住行、上学娶妻,靠的全是“这包烟”。1987年技校毕业,胡剑也分到了红塔工作,母亲最大的愿望就是让胡剑拿张奖状回家来也贴到墙上去。
    可是胡剑年少轻狂,根本不把母亲的话放在心上,奖状没拿到,倒是先拿到一份检讨书,让母亲丢了脸。那时胡剑刚进厂,还是卷烟机操作工,那时红塔正在搞大型技改,满地都是洋机器,洋机器上贴满令人眼花缭乱的洋标签。胡剑灵机一动,撕下一贴漂亮标签,贴到了自己的吉他上面去,很神气。结果第二天安装工人才发现设备标签不见了,诚实的胡剑主动“投案自首”,结果被领导批了个狗血喷头,写检讨写到深夜。母亲很快就来了,她是从生产线上被叫来“管教管教你的娃娃”的。那一次,胡剑的“头都低到了裤裆里去了”,母亲羞得满脸通红,对儿子很是失望。
    后来,胡剑懂事了。因为天生对机械的兴趣,使他也能自己处理一些常规的机械故障。他的天赋很快被发现后就调到卷烟修理组做起了卷烟机修理工。才做修理工时,跟在老师傅们身后看,有时看得两眼麻花,有时似乎看懂了门道,“看懂了吗?”“懂了。”可一上手,就傻了。“你是青蛙跳在鼓上——咚(懂)!”师傅说。
    手中有剑 心中有剑
    “报告裁判!巡视完毕,请求启动设备!”绕车一周并没有发现问题的胡剑做镇静状,立正、举手,对裁判吼了一声。裁判机械地发出命令,胡剑扑向他的日思夜想的亲密伙伴——GD121。
    按钮、再按,设备轰然启动,GD121顽皮地使着小性儿,漫不经心地慢慢运转起来。车速开到6千支/分钟时,烟支从搓接鼓轮处噼里啪啦掉了下来。紧急停车,胡剑揭开防护罩,用量棒一量,搓接鼓轮异位!松螺丝,移位,量精度,归位,紧螺丝,搞定!设备正常,用时2分钟。
    这个动作胡剑已经重复过无数次。自从当了修理工,胡剑简直是到了忘我的境界,“有一阵我以为我要疯了”,上班是卷烟机、下班是卷烟机,梦中梦到最多的还是卷烟机,各种鼓轮、齿轮、部件把自己挤压得像一支烟一样十分渺小。一开始他把卷烟机上的配件取下来,拆了装,装了拆,直到弄懂。
    上班下班一切空余时间都用来阅读有关书籍。不久,胡剑对整部机器终于了然于胸。可是要修好它的故障,还是要下功夫的。
    那一次,一台英国产的“超9”机出来的烟支水松纸长短不一,不时还出现翘边,胡剑心想这是小菜一碟,可是等他把切纸鼓、风道、配气盘等所有相关部件都检查、调整完了以后,毛病依然存在。胡剑懵了,又不服气,一直到凌晨1点多也没弄好,胡剑火冒三丈,真想踹它几脚。第二天,胡剑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这机器才启动时并无异样,开一阵后,才出问题,这时他脑子里灵光一现,也不知为什么眼睛就盯住了加热板,加热板上贴着一张耐温胶带纸,这是操作工贴上去防尘的。胡剑伸手过去,“滋啦”一下,手上的汗毛全都竖起来啦,胡剑欣喜若狂,问题找到了!就是这张胶带纸产生的静电吸引了水松纸,干扰了正常输送,怪不得烟支翘边。把胶带纸一撕,万事大吉。
    胡剑和卷烟机和好了,胡剑相信机器是有生命、有个性的,和它神交已久,它跟你有了感情。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剑气”?
    做修理工十年间,胡剑参与了大大小小各种技术改造、创新工作,这些项目获得了各种科技进步奖。当胡剑美得屁颠屁颠地去拿给母亲邀功时,母亲当头浇了盆凉水。母亲说:“这些奖含金量不高。”胡剑的头又“低到裤裆里去了。”
    这时,母亲不知从哪里掏出一个内六角扳手,说这是德国专家来装机器时留给她们班组做纪念的,现在要交给儿子啦。不久母亲就退休了,“儿子,以后靠你自己了,我不是在乎那点儿奖状,红塔靠什么成功?艰苦创业,技术创新。这个东西要一代一代传下去,自己的儿子都传不下去,咋还传得了别家的儿子?我不是说集体荣誉不光荣,但是你想想,如果每个儿子都有自主创新能力,红塔就会像每节车箱都有动力的火车,勇往直前”,母亲像红卫兵那样把手一挥,然后又低下了头,“本来我想趁还没有退休的时候看到你的大奖状,顺带也自己脸上沾沾光……唉……”
    手中无剑 心中有剑
    修好了搓接鼓轮的GD121欢唱着输送出音符般美妙的烟支,突然,从双传送头处又有烟支噼里啪啦掉下来。胡剑知道,这该是今天的第二道考题了。
    烟支掉出来只是现象,造成这一问题的原因可能涉及到切烟刀头、烟支输送板、双传送头、接收鼓轮、真空吸臂、分离鼓……等等,此时千万别贸然出手,一旦误判,会被扣分的。
    这时,胡剑的脑子里赫然跳出母亲那一红卫兵式的挥手,这让他自己吓了一跳。竞技场上,最忌分心。
    自从那次母亲像红卫兵一样挥手后,胡剑沉静了下来,技术也日趋老辣。“超9”机型才进厂时,胡剑作为中国第一批“超9”修理工参加了它的安装、调试全过程。随着“超9”机使用时间的增加,它原设计上的一些卷制质量缺陷暴露出来。烟支出现空头、重量不稳。他和修理组的同事们逐一分析设备烟支空头产生的原因,反复试验,反复论证,最终找到了原因——这机器的出吸风室内的钢带、弹簧带发生打滑,烟丝吸附不紧,直接影响吸丝成型过程。
    胡剑和他的同事们创造性的设计、制造出“超9”吸丝带组合传动装置,解决了问题。这个创举反馈到“超9”的厂家——英国莫林斯公司,老外千恩万谢,激动得难以言表。这个装置在设备上使用后,为红塔节约易损件费用3.52万元/台。他们完成的《SUPPER9吸丝带组合传动装置》项目,不但获得了红塔集团的科技进步一等奖,并且申报了国家新型发明专利,成为了在“超9”卷接设备应用的第一个发明专利。
    据说,修理工的最高境界不是你能修好什么,而是你能创新改造。当然,这次得奖胡剑没有告诉母亲,因为它还是“集体光荣”。
    这次比赛本来不想先告诉母亲的,但哪有不透风的墙,母亲像个老顽童似的要跟胡剑到现场“呐喊助威”,被胡剑以“现场不允许有任何闲杂人等”吓退了。母子俩约好一有结果就打电话。
    检查了切烟刀头、烟支输送板、真空吸臂、分离鼓的GD121依然噼里啪啦掉着烟支,胡剑拿起量棒,放入双传送头和真空吸臂之间,距离大于8.3毫米,问题找到了。正常值是8.0毫米。
    胡剑认认真真拿起那个内六角扳手,那个母亲送他的扳手,他此时觉得扳手比泰山还重,卸螺丝,矫正,归位,再上螺丝……用时5分钟。
    开机,启动,2万支烟支欢唱着、推推搡搡地着涌成美妙的音符……2分钟。
    整个过程累计用时12分钟。
    胡剑拍了拍机器宽厚的肩膀,像拍儿子的头。
    “报告裁判!检修完毕!”胡剑歪歪斜斜地立了一个正,吼。
    这时,我们的胡剑已经被汗水浸透成一只落汤鸡,脚下打起漂来。
    表情抽象的考官这时生动起来:
    “小伙子,你是怎么做到的?”
    这时,胡剑慢慢举起手中的那把内六角扳手,像电影里的慢动作一样举过肩膀、举过耳边、举过头顶,说:
    “我有这个!”
    比赛结束,所有参赛选手走到了一起,一个个如履薄冰得倒像是比武招亲等待被选中的女婿。
    “第一名,红塔集团生产二部卷烟机修理组胡剑!”考官大声宣布。
    胡剑迅速掏出手机,拨通家里的电话,电话没人接听。胡剑有点不知所措,不是约好的吗?挂机,再拨母亲的小灵通:
    “妈……”胡剑的声音哽咽。
    “我知道啦!我现在正在门外呢……”母亲话没说完,声音就沙哑了。
    胡剑的眼泪像决堤的洪水涌了出来。
    胡剑是红塔集团玉溪卷烟厂生产二部卷烟修理组的一名修理工,...
 
线条